卡片创作通讯

maillist

认知呈现最佳方式:卡片

鸟鸣草长,风吹花开。曾写出「不要温顺地走入那个良夜」狄兰·托马斯说

我不在乎一首诗的意象从何处捞来:如果你喜欢,你可以从隐蔽的自我的大海最深处打捞它们;但是在抵达稿子之前,它们必须经过非凡才智的所有理性加工;另一方面,超现实主义者却把从混沌中浮现出来的词句原封不动地记录到稿子上;他们并未塑造这些词语或按一定的秩序加以整理,在他们看来,混沌即形式和秩序。这对我而言似乎太过自以为是,超现实主义者想象从潜意识自我中随便捞出什么,就以颜料或文字记录下来,本质上就存在一定的趣味或一定的价值。我否定这一点。诗人的一大技艺在于让人理解潜意识中浮现的东西并加以清晰的表达;才智非凡的诗人的一大重要作用就在于从潜意识纷繁的无形意象中选择那些最符合想象目标的东西,继而写出最好的诗篇。

无论是写诗还是写文章,所有的意象和观点虽然都是经由认知框架输入,可在输出阶段,仍需大脑这个蚁后驱动无数的神经小蚁去搬动记忆、知识、术语、经验、故事和信息等认知碎片,汇聚成完整的拼图。

认知碎片在现实的最佳呈现方式是什么呢?

答案是卡片

为什么是卡片?我还必须说一说人工智能与认知科学。

人工智能之父明斯基相信:「人脑极其复杂,有判断、有推理、有记忆、有情绪,但是本质上依然是一台机器。这台机器是可以用计算机模拟的。」现在这个说法估计还有点不可思议,但这个观念驱动了明斯基成立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该实验室直到今天依然是本学科的最前沿和最权威的学术机构。

如果以上还不能说明些什么,你也不妨想象你是台电脑,这台电脑与我们现在用的电脑有点不一样,你的 CPU 很厉害,可以高速运作,前一秒你还在想这个技术问题如何解决,后一秒你就在想今晚吃什么;你的硬盘很大,可以存储极其多的内容,就算你不停地在看书看电影,可你依然记得你的小学同学长什么样子,————你的内存十分低,低到你上一节 45 分钟的课,你的大脑就已经疲惫;低到一篇文章的观点超过 7 个你就无法记得……用认知科学的话来说,就是你的工作记忆广度是有限的。

卡片是你大脑的内存外在延伸,它不但可记录你大脑高速的读写轨迹,而且有利于呈现组织结构良好的信息。

再举三个例子,小时候写作文,你往往会发现面对大大的作文薄无从下手,但你在给同学写的贺卡缺能够写足满满一版;你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里面的文章都是聪明自动地分成了三栏,让你大脑可以轻松读取;就算是现在的新闻网站,它也不可能将文字铺满整个屏幕……

如果再补一个例子的话,那我可以说,我的这篇文章就是用卡片写成的。

好了,其实前面说了那么多,我也只是在陈述卡片写作的好处,但这样还不够,我还需要更多的故事来证明,当然,最好的故事依然还是我自己的故事。

就像狄兰·托马斯说的那样:

尽管智者的言词不如雷电轰轰烈烈, 尽管深知归于黑暗是不变的法则,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良夜。

祝开心

陈素封 谨上


六经注我

前几天写的《分享我30天阅读论文的过程》的后续将会在我的博客和公众号出现,通讯呈现我思考的过程,博客和公众号呈现我思考的结果。

我认为,前者更重要。


注:你可以在 存档备份博客 查阅所有通讯,点击 这里 用邮件订阅或点击 这里 用 RSS 订阅。此外,我还有 博客公众号

Permanent link http://mesule.com/2016/04/cognition-cardAp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