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创作通讯

maillist

论撕扇与忽悠

前几天看到有人推荐《诗的八堂课》,便好奇搜搜作者江弱水,惊奇发现 Google 第一条竟然是 如何看待浙大教授江弱水对于蒋勋作品的批评? - 知乎,于是就顺利成章地翻出了江弱水的《撕扇记》

一开始,江弱水便一副认真脸地定义忽悠:

我一直想给忽悠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发现很难,除非辅之以一些描述。首先,忽和悠都是动词。平常我们讲忽闪,讲晃悠,忽就是闪,悠就是晃。然而,忽和悠又都是形容词。忽者,短暂也;悠者,久长也。你要说什么什么的十万分之一,那就用得上忽了,十忽等于一丝。但悠久啊悠长啊悠远啊,悠便是好久好长好远。现在,我们可以想象了:有那么一个人,好像拿着个手电筒,在你眼前晃啊晃啊,闪啊闪啊,你晕了,像被催眠了。于是,你不再是你了。一会儿工夫,你被腾挪到另外一个你本来不在的立场观点上去了。总之,你就依了他了。忽焉在此,悠然在彼。等到你悠悠醒转,会发现已然到了一个你不认识的地方,你悔恨,你羞愧,你对真相的认识会清晰得发疼。

随后,江弱水便开始一处一处地说蒋勋的忽悠。例如以下这个: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蒋云:「我们今天好像在 大化——就是所谓的生死——巨大的生命运行中,我们像一个在海浪中跳跃的状态,一个大浪过来,我们可能就翻了。」(第107页)按:我已经翻了。大化者,天地也,自然也。纵浪也不是冲浪,只是放纵、放浪、放达其中耳。

接着,我就继续找了《撕扇记二》《撕扇记三》一连读下来,连连呼爽,读着读着就不禁想起那些现在公众号流水线做 10W+ 的人们……如果学生、家长真用这些 10W+ 文章来学习教育,那还真是祸害人间。

西蒙在《人类活动中的理性》中说,人文学科之所以崩坏,就是因为治学不严谨,未用科学印证其有效性。

荷马仍然活着,这是因为《伊利亚特》和《奥赛罗》处理的是现代社会科学并没有取代什么进展或有更好理解的事情。亚里士多德勉强还活:其科学著述完全过时了,其逻辑学大多过时了;至于其认识论和形而上是否仍值得讲给现在的学生听,我们与哲学家之间或许还需争论一番。当然,卢克莱修的原子论则完全过时了。

期待你成为不容易被忽悠的人。

祝学习进步

陈素封 谨上

六经注我

诗是招魂的声音,是宽纵和亲昵的音乐,是引领我们回家的路。——江弱水


Permanent link http://mesule.com/2017/03/HuYouMar 06,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