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创作通讯

maillist

重读王小波《我的师承》的 3 个写作认知

一、可以读出来的文字才是好文字。

王小波:「文字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要看不如去看小人书。不懂这一点,就只能写出充满噪声的文字垃圾。思想、语言、文字,是一体的,假如念起来乱糟糟,意思也不会好——这是最简单的真理,但假如没有前辈来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啊。」

先有对话(言语)才有文字,文字若要大家都能看懂,首先能读出来。前阵子第一次语音回答提问,首先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写下文字,以为自己能按字读出来,殊不知各种不通顺,后来自己改了好几版,以为可以作为逐字稿了,但仍不能读出来,于是只能自己先说出来,然后再转成文字稿,如此就顺畅许多了。

二、纯正完美的现代文学语言是存在。

王小波:「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已经有了一种纯正完美的现代文学语言,剩下的事只是学习,这已经是很容易的事了。我们不需要用难听的方言,也不必用艰涩、缺少表现力的文言来写作。作家们为什么现在还爱用劣等的文字来写作,非我所能知道。但若因此忽略前辈翻译家对文学的贡献,又何止是不公道。」

翻译体、网络体、微信体文章泛滥,这些文章读来都觉得有渣,如过眼云烟,莫说一年,三天就过气了,想要写十年后还可以流传的文章,还得写干净简洁的文字,然而你可以看到的写作课都教你写 10W+ ,而不教你写 10years+ 文章,事实上,如果你想写出10years+ 的文章,也不用去找那些吹出来的所谓作家,老老实实看那些传世的文章,按图索骥即可。文言文虽简洁,但艰涩不好学,王小波就推荐查良铮先生、王道乾先生,纯正完美的现代文学语言是存在的,你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

三、发现好文字的范本。

王小波:「我们年轻时都知道,想要读好文字就要去读译著,因为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这是我们的不传之秘。」

因为白话文与政治,当时使用现代文字风格写作的人都不肯写东西,花去最多精力去翻译。王小波说,查良铮先生、王道乾先生去世,已不知哪位在世的作者能写如此好的文字,但是他们的书还在,可以成为学习文学的范本。

这里是查良铮王道乾的著作,可以先挑选自己喜欢的先看看。

祝学习进步

陈素封 谨上